不能不说石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■       何景平

   我们现在的画家搞展览的很多,画院的展厅及各类展览馆、博物馆、画廊.几乎每星期都有不同的画展,同时各类杂志和画册出版层出不穷,都以为出个画册,搞个展览,开个研讨会、名流一捧场,尽是说好听的,开幕式“红旗招展,人山人海”就可一夜成名了。我以为这是对宣传推广的一种误解。任何宣传推广离不开一个最本质的东西,那就是画的学术地位,或者通常所说,就是画本身画得好不好。若离开了画的本身水平,过分的渲染,那就真是地地道道炒作。石纲先生的画早些年已经多次在全国几届美展中获奖,这足以说明他的学术地位。这不同于各类杂牌的山寨版的国际博览会、商业性的奖项。全国美展其含金量最高,学术地位也属是最高的。解放至今,湖南山水画,能在全国美展获奖的不出两、三人。这全取决于石纲对中国画的用心研究到拓展所取得的成绩。我们并不关心你是否出身豪门,或毕业于名校,有著名的师父的光环,若你的作品拿出是响当当的好东西,比什么都强。在大学闷四年,不能代表什么,只有作品才能说话。不论你姓氏名谁,职务高低,作品才是名片,它是你的全部。石纲的画就是摒弃一切凡俗等级观念,用作品本身赢得学术界认可的画家。

   画家成绩,源于作品创作个性的独特魅力.很多画家一辈子追求个人风格,但只能走前人的老路,而不能超越。齐白石的绝大多数学生,学得非常像齐白石的画,确终究没有大的出息。这也足可见一个画风的创立有多难,当然就看出石纲创立的风格多不易。我曾问过那些收藏石纲作品的全国收藏界朋友:为什么要收石纲的画?他们说:石纲的画风全国没有。真是一语道破天机。全国没有,唯一的产品,还有什么比这更吸引人。画风的创立不是横空出世的搞怪,石纲画风可上溯到宋画寻迹,近可感觉到徐照海山水的仙气,曾晓浒山水的灵秀,更多的是自己的重彩平衡和强烈的时代冲击。在假画泛滥的今天,很多当下的画家都为假画所烦。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技术含量不足的画,是很容易被仿造的。好看不好画,规律的不确定性就很难模仿了。有些人的画,看一角就知道全张画的是什么,有一张就知道所有的是什么。一个展览看一张就了解全部,一本画册是一张的重复,这些作品别人好模仿,同时也是自己模仿自己。石纲作品魅力所在就是不确定的千变万化,永远不知道明天天空会出什么太阳,永远值得你去期待。这源于石纲对艺术一刻也不停止不断地探索.我们不喜欢故事刚开头,就知道结尾,比赛刚开始就知道结果 ,为什么不摒弃几十年不变的古板,迎来风格独特的春天。

   艺术不能完全取决于市场,也不能脱离市场,收藏艺术远不同于快餐文化。收藏是“爹一世,儿一代”的传承。艺术品要摆在全国来看,要摆在历史长河中来看,不能娱乐化,娱乐是不在乎天长地久的,收藏恰好相反,不能搞“一夜情”,所以艺术它本身的价值,摆在全国的地位,稀缺的不可替代性犹为重要。收藏画要有瞻前性,石纲的作品正是具备这些特质,价位又偏低,价值与价格的严重背离,正逢当下经济形式不利的情况下,到“海底”好捞鱼,是收获的大好时。
湖南要出现几个在全国“冲锋陷阵”“占高地,夺红旗”的人物了,湖南要出大师.“洞庭湖的麻雀”要飞到全国了.我们不能过早的谈论超过齐白石的话题,只要能在百花齐放的园中成为其中一朵,就很了不起了。石纲先生若加强一些宣传拓展的力度,前途不可限量。


(以上观点只代表个人,非本站观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