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”
吴冠中痛陈中国美术现状


作者:南方周末记者 张英 实习生 陈军吉 黄婷 发自北京  [2008-01-09 15:16:15]来源:

    去年年中,吴冠中“以奖代养”、“取消美协、画院”等言论激起轩然大波,相关机构纷纷反击。沉默了几个月之后,吴冠中在家中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

吴冠中如是说——
◇教学评估检查——是个劳民伤财的活动
◇美协和画院——就是一个衙门,养了许多官僚
◇艺术活动——就跟妓院一样了
◇观念之争——全是站在自己饭碗上
◇艺术市场——很多沙子将会沉下去
◇中国当代美术水准——落后于非洲


1989年,吴冠中在巴黎街头写生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话。我这个年纪了,趁我还能说,我要多说真话。”89岁的吴冠中挥舞双手

,激动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
    记者刚一落座,吴冠中就省掉寒暄,直接切入主题。身材消瘦、安静温和的吴冠中像是变

了个人,脸色发红,声音洪亮,双目放光,话锋直指中国美术界存在的问题,而问题的根源

——“其实就是一个体制问题!”


    这一聊就是3个多小时,89岁的吴冠中先生没喝水,记者也没喝水。

大学之大在于大师


    南方周末:您反复强调,中国艺术水平不高与画家的文化水平偏低有关,为什么?


    吴冠中:当年我女儿在浙江大学学工程,后来转到艺术学院,发现文化课要求想不到得低

。文化水平低决定了大学只能培养出工匠,培养不出艺术家。美术界大部分画家的文化水平都不

高,他们的作品情怀和境界上不来,这是我的心里话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中小学美术教育是欣赏、普及,大学时期的美术教育呢?


    吴冠中:大学应该把好苗子招进来,再因材施教。对报考美术学院的学生,老师和家长应

该给他讲明利害,学美术等于殉道,将来的前途、生活都没有保障。如果他学画的冲动就像往草

上浇开水都浇不死,这样的人才可以学。
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是,教育产业化,大学扩招,学艺术的学生大量增加,他们就是为考个大学,

学校多收学生多赚钱,但将来学生毕业,社会容纳不下这么多搞艺术的,他们的出路在哪里?我

很担心这个问题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现在大学里的好老师多吗?


    吴冠中:现在很多大学老师不称职,一定要毫不客气地淘汰。大学之大,不在于大楼,而在于大师。


    我读大学时,老师对学生往往是一个对三个,现在一个老师对40个学生,就是有好老师,

这么多学生他哪里顾得过来!现在大学都搞综合化,理工科学校都在搞美术学院、艺术学院,老

师要评职称,学生要拿文凭,都掏钱在刊物上买版面发作品,很无奈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和您一样毕业于杭州国立艺专的李仲春在台湾开了一家美术咖啡馆,在咖啡馆里和人聊天

,教人画画,他培养的艺术人才超过了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50年里培养的人才,成了一个奇迹。


    吴冠中:这种教学方式大学应该吸收进来,就是自由教学,师生之间直接交流,这种教育

比课堂教学好。那样的咖啡馆也是一个学校,虽然它不发文凭和学位。全世界很多美术家都没有

学位、文凭这些头衔,什么艺术硕士、艺术博士,都比不上作品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在前年的延安艺术教育座谈会上,许多艺术院校的校长院长都提到教学评估检查,这个制

度让他们很头疼。


    吴冠中:这个是劳民伤财的活动,评估过程中有人际关系等等好多因素影响,不能彻底执

行。对艺术院校的考核,没有人才,不出作品,再搞什么制度都没用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在目前您还能做什么?


    吴冠中:只能说是尽自己的力量,凭良心搞创作,说实话,影响、帮助别人。我对现在的

美术教育很悲观。


三味书屋(墨彩),1988年

一大群不下蛋的鸡


    南方周末:现在还有哪些国家养诸如美协、画院这样的官方艺术组织?


    吴冠中:全世界可能就中国有吧。国外协会也有很多,但它们都靠作品生存。美国不养画

家,法国只给一些有才华的穷画家提供廉价画室,而中国却有这么多养画家的画院,从中央到地

方,养了一大群不下蛋的鸡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您为什么对美协和画院不满?


    吴冠中:美协和作协一样,是从苏联借鉴来的。改革开放以前,美协是画家的绝对法官,

甚至可以决定画家的命运。现在美协机构很庞大,就是一个衙门,养了许多官僚,很多人都跟美

术没关系,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,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。很多画家千方百计地与美协官员拉关

系,进入美协后努力获得一个头衔,把画价炒上去,这种事我见多了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您希望取消美协和画院?


    吴冠中:美国华裔数学家丘成桐说,科协制度不取消,中国的科学上不去。美协也是这样

。你问问那些加入美协的人就知道了,进美协要靠哪些东西——根本不是看作品好坏,这个机构

变成诈钱的机构了。


    说白了,艺术创作是个体劳动,和组织、集体没关系。从中央到省、市,画院养的那些画

家,出了什么作品?


    该不该养画家?要不要养一辈子?哪些画家是该养的?哪些是不该养的?这些都是问题。

画院里有一级画家,二级画家,这些是怎么评出来的?弄得画家都在拼这个头衔,却没有好的作

品出来。我的意思是,这些头衔都不要了,画院取消,根据你的作品来颁发大奖,这样画家也好

,作家也好,他们的精力才能用到作品上去,才能出好作品。


    现在有一个文化部,还有一个中国文联,它们的很多功能是重叠的,这不是浪费纳税人的

钱吗?我的意思非常简单:文化部只能一个,你就是服务,制定制度,其他的,让民间组织去搞

,谁的作品好,你给奖给钱。现在的体制,搞作品不如搞人际关系,都走这样的路,作品就没有

了。
    南方周末:中国画院院长龙瑞反驳您,没有画院这样的机构,谁来搞“国家重大历史题材100年”这样

的重大创作?财政部为这个项目拨款一个亿。美协和文联的官员在回应你的批评时说,他们给您发请帖您也不

参加活动,您对他们的工作不了解,美协和文联还是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。


    吴冠中:你可以调查一下,所有的美术家对美协、画院是什么印象?他们起的作用在哪里

?他们为艺术的服务体现在哪里?


    他们的活动就是搞展览、大赛、评奖。大学扩招成了他们来钱的机会。我每天家里收到的

杂志,都是些乱七八糟宣传自己的,这样搞就跟妓院一样了,出钱就给你办。


    现在,画院偶尔给政府完成某个项目,画一些历史画,画家就忘了艺术是什么,就去打工

了,出来的产品往往都是垃圾。


    美协、画院每年都搞采风,一大帮人都去采风,大张旗鼓的,电视台、报纸记者跟着,拍

几个集体画画的镜头,花好多钱玩一趟。真正的采风不是这样的,你悄悄去民间采风,体验风土

人情,了解民生疾苦,是很艰苦的。


    真正的艺术家都是苦难中成长的。我说,社会不养诗人、画家,艺术家没有吃过苦没有感

情和心灵的波动成长不起来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如果美协、画院继续存在,理想状态是什么样的?


    吴冠中:能够提供好的服务,主事者人品要好。现在掌权者都是办活动的人,很麻烦,他

懂一点艺术,可总搞政治。如果他完全不懂艺术,人品好,对艺术家反而很客气。


    画院应该养作品,画家可以流动。有的画家不错,画院可以临时资助,给你比较简单的生

活条件,你来完成你的作品,作品很好,高价买下来;作品不好,你走,换别人。


    南方周末:“以奖代养”能够解决出艺术品难的问题吗?


    吴冠中:“以奖代养”只是一个想法,具体实施起来还有很多问题,但是这个原则是对的

,至少比现在的情况要好。好作品出来太不容易了,一个美术家一辈子能出几个好作品?因此我

说要大奖,出作品就是国宝。一张好画的奖金,可以养画家半辈子。但现在国家给的奖不够,像

科学方面的奖励有500万元。文化部给艺术的奖只有3万,还是日本人捐的钱,我觉得很耻辱。

第1页 第2页 第3页